公社2016,这一年最惊心动魄影响深远的互助事件

康爱公社至今已经资助22名大病社员!您是否觉得每月参与公社的大病互助,已经融入生活的一部分——所以,“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”?

但您可知?即将过去的2016年,我们经历的一个个社员大病互助案例,其中不乏惊心动魄、跌宕起伏的过程——伴随着公社的互助流程的改进,也伴随着公社和社员共同进步!


1,当受助人拒绝被采访

受助人A:

在2015年不幸罹患癌症而申请资助,在通过第三方的审核和社员公示后,公社为TA发起互助也第一时间将款项进行了拨付。

然后在3月一家电视台为公社拍摄纪录片时,希望就在本地的受助人A能够接受采访,这更有利于公社的宣传和公信力的建设,然而不管是入镜采访、背影采访等,都被受助人A三番五次的拒绝了。

这让张马丁社长当时很为难,也很失落。

于是就在论坛上发布了《我很生气,但我捍卫你拒绝接受采访的权利》的帖子,社长坦言:“我们帮助了一个人,他竟然不帮助我们宣传!”

当然社长也在后面谈到:

“经过几天的反思和思考后,觉得这事有正面积极的意义,这可能就是公社的价值所在。在公社的规则和宣传中,受助人在得到帮助是种权利无需感恩戴德。加入公社取得帮助有尊严。加入公社,隐私受到保护。”

张马丁社长表示,受助人拒绝了宣传的希望,难道不正是规则制度、价值观的最好证明了吗?虽然还是有点小小的不满,但是还得接受和捍卫社员拒绝采访的权利。


2,关于“3个工作日和一次性打款”

受助人B和C:

这是至今唯一经过2轮审核后再发起互助的案例——由于均不同程度上存在“刚过观察期没多久就申请资助”的情况,在首轮审核报告全员公示阶段,被很多社员怀疑:涉嫌故意带病入社的问题——由此重新展开调查。

为给社员明确答复,张马丁社长也亲自前往现场进行考察和取证。鉴于案例复杂,又新聘请了一家第三方调查公司,对受助人B和C审核。虽然通过综合评估,受助人B和C是符合公社资助条件的——但这也给公社提了醒:未来是否难免有少数人可能存在带病入社投机的问题?

怎么办呢?公社希望将受助人的互助金分三次打给受助人——扣款结束后的第10个工作日,第30个工作日,第60个工作日分别打款给受助人——以此来提高少数人投机的门槛。然而有社员表达了不同意见,在做了社员表决后,考虑到受助社员的体验和能及时的接受治疗,公社恢复:扣款结束后的第10个工作日一次性打款给受助人。

如今更随着公社运营和审核能力的增强,已经实现:3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打款给受助人!这就是公社的速度!


3,与受助人的良性互动

公社有了收获:

在以往受助社员中,公社打款需要对方提供手写的“康爱金签收单”——对广大社员朋友公示,除此之外,并不再需要提供其它任何材料。

2016年5月公社收到了第1份来自受助人的手写感谢信,来自受助社员的季先生的太太;

2016年11月还收到了第一份来自受助人的自制奖杯,来自寄先生本人——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这是认可,也是鞭策,祝季先生早日康复!

收到受助社员的感谢信和奖杯,我们为之欣喜!公社牢记使命,帮助大病社员筹集医疗费,如果能收到来自受助社员的好评和认可,是莫大的荣幸和鼓励——公社期待能与受助社员更多的良性互动。

其实从2016年9月开始,公社就上线了“探视团”的制度,这是一个拉近和受助人的又一次尝试,而且已经取得了积极的反馈——让受助社员感受来自本地社员代表公社和全体社员的祝福~


猜您喜欢:

我很生气,但我捍卫你拒绝接受采访的权利

抗癌公社11月大事记:首批公社最高荣誉奖公布

登录失败提示
用户名或密码错误!
登录失败提示
用户名或密码错误!
正在载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