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夜无眠:抗癌公社最繁忙月末,却丝毫不能出错

今夜,抗癌公社又迎来每月中最繁忙的时候:需完成社友们参与爱心互助分摊的扣款,预计参与人数将超过60万,是非常艰辛的工作。社长张马丁又要通宵达旦了!

一个个无眠之夜的彻夜忙碌,都是为了尽快把社友们爱心捐助,送达给不幸患大病的受助人那里。



**公社最繁忙的月末,却丝毫不能出错**

为什么月末最后一天是抗癌公社最繁忙的时刻呢?——来看马丁社长的解释:

“最后一天扣款,要准备扣款程序,统计和计算扣款金额,这个任务通常在0点开始,30分钟内结束。然后从0:30分左右会执行扣款程序,将扣款金额从社员账户扣除、生成扣款记录。此时需要多项工作,企业扣款、个人扣款、代管人扣款、扣通讯费等,虽然是程序执行,但是也需要人盯着处理意外情况。”张马丁表示,为了确保每个扣款都正确,这一步做的比较慢,花的时间也最多。

此外,在完成上一个月的扣款任务后,还需要会预估下月的参与分数,计算每人下月分摊的数额,并更新显示在每个人的账户主页上。社员打开账户即可以看到当月的任务。

“这个需要及时将计算结果、每人扣款金额通知社员,所以会在这过程中发帖子将一些数字告知大家,这是透明化建设的一部分。”在上面的任务完成后,需要进行核对和修复工作,以保证万无一失。

而且扣款后的当天会有大量社员涌入,咨询“为什么我的账户被锁定”、“我不小心错过了充值,能否补足余额”、“我的扣款有问题”等等问题,客服需要耐心查询和回答。

当然社长认为这是值得的:“有任务的月份的最后一天和下月的前两天,对于运营人员来说是压力比较大的几天。但是通宵加班都不是事儿,正确的完成月份扣款工作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
**8分钱爱心拯救一个患癌家庭**

这次要资助的对象是贵州不幸罹患宫颈癌的罗女士。

罗女士在去年3月注册成为抗癌公社后,过了观察期成为正式社员。作为公社历史上资助的第22位受助社员,她将于下月初收到近60余万社员为她筹集的康爱金。根据抗癌公社官方微信发布的消息,这次每个社员预均摊的金额约是0.08元——实际分摊还将更少。

而类似罗女士的大病受助者,抗癌公社至今为止还救助了21人,最大的高大83岁,最小的为15岁,平均年龄39岁,合计高达335万元的善款,最高的受助人收到的康爱金超过了30万元。

通过公开消息可以发现,受助人大部分是家庭的顶梁柱,正值人生的黄金年龄不幸罹患大病,包括癌症、白血病、脑膜炎后遗症等重大疾病。由于重大疾病的医疗费是一个无底洞,作为普通家庭,患者面临巨额医疗费、失业和继续抚养老幼压力。而且公社还发现,部分受助人还由于各种原因对家人隐瞒了患病之事,独自承受大病的痛苦。

能否获得及时的资助,对贫困患者增添的战胜疾病的信心,减轻面对大病时的经济压力非常重要。医疗救助在保障公民的生存权、健康公平权领域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但根据国家扶贫办发布的数据,截止2014年有近3000万人口因病致贫和返贫,还有众多患病的贫困患者因负担不起医疗费用而得不到治疗,或因患病和治病导致家庭生活陷入困境,仍是常见现象和突出问题。

近年来,“刻假章救妻男”廖丹、为不想拖累家庭“白血病女孩留书出走,母亲昆明街头下跪寻女”和贵州女孩为姐姐治病当"人肉箭靶"……相似的故事仍然时常见诸报端。大病紧急救助不仅关系到贫苦家庭的福祉,也牵动着社会和谐的神经。



早在2012年,《光明日报》就曾关注到这个问题,并认可抗癌公社大病救助的理念,《光明日报》评论说:社会保障需要更多的“抗癌公社”——抗癌公社创建于2011年,专注于通过社会参与的形式,为参与者在生病时能获得足够的医疗费。

5年来,创建人张马丁一直在坚持并参与到大病紧急救助事业中。

登录失败提示
用户名或密码错误!
登录失败提示
用户名或密码错误!
正在载入...